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第11节 我的灵魂深处【愿望树】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 来源:感人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高中生活终于开始。

我和七七在同一所学校,但不在一个班。

全年级共有12个班,人数无比浩大,估计拉出去就可以拍黑社会群殴的壮观场面。

我很少可以见到七七的面。

开运动会的时候,终于碰见了她。她和一个风格与她相仿的女孩子亲热地靠在一起看记分牌,我去广播台送稿,她一回头,我们彼此露出惊喜的笑容。

“优偌!”七七先喊我。

“原来你就是优偌哦!我经常听七七说起你,她说你是个女才子!”七七旁边的女孩笑语嫣嫣地对我说。

边说,她还打量着我。

我笑着看七七。她喜欢这样,把她欣赏的人当作宝一样自豪地四处宣扬。

七七拉住我的手,“哎!优偌你现在好不好?”

那个女孩子对我和七七说:“你们聊,我先闪!”

“有什么好不好?总归是功课第一。”我含糊其辞地说。

“那你和韩东……”七七欲言又止。

“什么呀!我和韩东怎么啦?”我反问她。

她咯咯地笑,一边笑,一边细细屑屑地说着:

“韩东胆小得要脑膜炎会诱发癫痫病吗命,明明喜欢你,却只敢对金剀和我说,还不准我们告诉你。那天拉我们去给你买卡片,呵呵――,为了挑一张能让你满意的,他竟然急出一头的汗来……”

我觉得犯不着去强辩我和韩东的关系。看她笑得那么开心,我就知道她和金剀一定还在顺利地交往。

幸运的女孩!

其实像七七这样单单纯纯的,最好!幸福往往离她们是最近的,唾手可得。

我忍不住和她开玩笑:“当心哦,早恋会影响功课的!”

口气像老师一样。

七七飞红了脸,然后急急地说:“其实我和金剀也不常见面。他忙,而且他说不想影响我的情绪……”

我仰起头,看秋天的白云。

“……优偌!”听见七七加重的语气,我急忙应答她:“啊?你说什么?”

“我是问你,”七七的口气中有无助的意味,“你和韩东在一起的时候,你觉得他是一心一意地喜欢你的吗?”

我看着她,不由得心生怜意。哦,原来单纯的小女孩也不是日日快乐,会受到痴情的折磨和惩罚。

“七七,”我缓缓地对她说,“如果你喜欢一个人,未必需要同等的回报。喜欢本身,就是幸福。还有,我觉得失去自己比失去得巴金他要危险得多。”

其实这些话,是说给我自己的。

七七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片刻,她轻轻地笑起来:“优偌,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要是我姐姐有多好!”

其实我最羡慕七七的就是她能毫不顾忌地说出来“我喜欢你”。换了我,可能打死也难以说出口。

哦她还想要一个姐姐――这幸福的女孩,真是贪心不知足!

“七七,”我犹豫片刻,又对她说,“见到金剀,替我问他好。”

七七点头。

“还有,”我犹豫了一下,真诚地说,“愿你们开心、幸福!”

“恩!”七七抿着嘴巴,使劲地点着头。

我和七七道别。

转身的一瞬间,我感到自己距离她,还有以往的岁月,已经很遥远了。

韩东给我来信,汇报大学生活,吃饭、睡觉、上课、社团 活动,像报流水帐一样。他还说有了EMIAL,让我也申请一个。

我对上网毫无兴趣,至于EMIAL,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没兴致回信,他也再没来信。

偶尔想起韩东,我担心他生我气了。

元旦前夕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好,我给韩东寄了贺卡。贺卡上是很简单的MERRYCHRISTMAS以及HAYNEWYEAR.

元旦那天一早,我正在睡懒觉,床 头的电话响起来。

我心情良好地接听:“喂――”

“优偌!”遥远的声音。

是韩东。

“我收到你的卡了!”韩东喜悦地告诉我。

我心里有点内疚,也有点感动。

“好吗?”我问候着他。

两个字的问候牵出韩东的很多话语,他喋喋不休地向我抱怨北京气候的干燥和寒冷,还有北邮生活的单调,我微笑着听着。

估计他快要讲完了,我正要提醒他长途花费是很昂贵的,他忽然说旁边有个人要和我说话。

谁?难道是……

我紧张得竟从床 上坐起来。

“是我。”

果然是他的声音啊!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这声音明明已睽隔许久,听起来却仍然是那么熟悉和亲切。

“金剀,你怎么会在韩东那里?”

我奇怪自己竟然能如此镇定地和金剀对话。

“哦是这样的,我来北京癫痫病的外科治疗的实验室实习 ,来了快一个月了,后天就回去。”

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此刻的我,就像是一台刻录机,金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被我深深地刻录下来。

他的声音,直达着我的灵魂深处。

我很希望他提到《荆棘鸟》,这样我可以从他那里证实帕尔曼的CD是来自他。

可是他并不提起。

只是问我寒假是否出门,我犹豫片刻,告诉他,不。

他告诉我他和韩东都买了手机,让我记下他们的手机号。

“你寒假时无论是来北京还是去合肥,别忘了打我们的手机,我们可以招待你。”

他认真地说。

呵呵,听起来他的语气只关乎友情。

只是不知道韩东与他说了什么。

放下电话时,我有点迷惘――我和金剀之间,究竟有多深的友情呢?几年来,我们仅仅交 谈过几次而已。

他告诉我,寒假他和韩东都呆在学校,不回家。

那么,七七怎么办?

我看着随手在拍纸簿上上记下的两组数字。

只看一眼,我就不由自主地牢牢记住了其中的一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