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第二部 荒岛上的人 第十章【神秘岛】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 来源:感人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潘克洛夫只要决定做一件事情,在没有完成之前他是决不撒手的。现在他想到达抱岛去,航海需要一只相当大的船,于是他决心造一艘。

应该用哪一种木料呢?榆树和枞树岛上都很多。他们决定用枞树,因为它砍伐起来容易,而防水的功能并不比榆树差。

决定了细节以后,既然还有半年的时间才到晴朗的季节,因此决定只抽出赛勒斯・史密斯和潘克洛夫两个人造船。吉丁・史佩莱和赫伯特还是继续打猎,纳布和他的助手小杰普仍然干他们的家务事。

他们马上就选妥了树木,砍下来,去了杈,锯成板,即使是真正的锯木工人恐怕锯得也不过如此。一个星期以后,就在“石窟”和峭壁之间的一块地方,布置起一个造船所;一条长达三十五英尺的龙骨躺在沙地上,它的后部安上了船尾材,前部安上了船首材。

赛勒斯・史密斯进行这项新工作的时候,并不是盲目摸索的。他在造船方面的知识并不比其他方面差,他首先在纸上画好船的图样。此外,还有潘克洛夫做他的有力助手,潘克洛夫在布罗克林的造船所里工作过好几年,很有一些造船的实际经验。他们经过一番精密的计算和仔细的考虑以后,才把肋材架在龙骨上。

潘克洛夫希望实现新计划的焦急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他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工作。

有一件事情居然使他离开了造船所,这真是天大的情面,然而也仅仅是一天而已。那就是4月15日那天的第二次麦收。这一次的收成和第一次一样丰收,收获量达到了预期的数字。

“五蒲式耳,史密斯先生。”潘克洛夫认真地量了量他的珍宝,然后说。

“五蒲式耳,”工程师说,“每蒲式耳十三万粒,那么我们一共就有六十五万粒了。”

“好,这次我们把它都种上,”水手说,“只留一点儿。”

“对,潘克洛夫,假如下一次收成也能这样,我们就可以有四千蒲式耳了。”

“那时候我们能吃面包了吗?”

“能吃了。”

“可是我们得有一盘磨子。”

“我们可以做一盘。”

这一次麦田的面积比前两次大多了,他们小心翼翼地把地耕好,然后把宝贵的种籽撤下去。完了以后,潘克洛夫又回去工作了。

在这期间,史佩莱和赫伯特在附近打猎,他们冒险深入到远西森林中尚未到过的地方,他们的枪里装好了子弹,以防万一。这是一片林木幽美的大森林,树与树挤在一起,好象是地方不够似的。在这样的密林里探索是极其困难的,通讯记者每次到这里来都随身带着指南针,因为这里枝叶浓密,几乎连阳光也透不进来,要想循着原路往回走很不容易。一般说来,在这个空间不大的地方,飞禽走兽照例比较少,因为它们没有活动的余地,可是,在四月份的下半月还是打到两三只很大的草食动物。这种动物,居民们在格兰特湖的北岸已经看见过了,那就是“考拉”,它们躲在稠密的树枝间呆呆地束手待毙。“考拉”皮带回了“癫痫病小发作怎么治疗花岗石宫”,只要用硫酸鞣制一下,就可以使用了。

4月30日,这两个猎人又深入了远西森林;通讯记者走在赫伯特前面,来到一块空地上,这里树叶比较稀疏,阳光一道道透进来。有几株植物,茎干又圆又直,开着一簇簇葡萄似的花团,结有很小的种籽,向四周散发着香气,吉丁・史佩莱闻到以后,觉得有些奇怪。他折断一两根茎枝回来问少年道:

“这是什么,赫伯特?”

“你从哪儿找到的,史佩莱先生?”

“就在那儿,那一块空地上,要多少有多少。”

“啊,史佩莱先生,”赫伯特说,“潘克洛夫得到这样宝贝,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恩德。”

“是烟草吗?”

“是的,虽然不是头等的,但至少算是烟草!”

“啊,好潘克洛夫!他要高兴啦!我们不能让他独享,他也应该留下我们自己的一份!”

“我有一个主意,史佩莱先生,”赫伯特说。“我们暂时不告诉潘克洛夫,我们先把烟叶制好了,等到有那么一天我们再把烟斗装得满满的给他!”

“好,赫伯特,到了那一天,我们的好朋友就会心满意足,什么也不要了。”

通讯记者和少年采集了大量这种宝贵植物,然后回“花岗石宫”,他们偷偷摸摸非常小心地溜进去,好象潘克洛夫是个最机警和最严厉的海关检查员似的。

他们倒没有隐瞒赛勒斯・史密斯和纳布,水手自始至终没有半点怀疑,这一段时间是相当长的,因为必须先把小片的烟叶晒干,再把它们切细,然后放在炙热的石头上焙制。这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可是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潘克洛夫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忙着造船,只是在睡觉的时候才回家。

在5月1日那天,出现了一个捕鱼的机会,必须全体出动,不管怎样,他却不得不放下自己心爱的工作。

几天以来,他们看见一个庞然大物出没在林肯岛附近两三英里的海面上。这是一只极大的鲸鱼,一看就知道是南方的好望角鲸鱼。

“假如我们能把它逮住,那多好啊!”水手喊道。“要是有一只合适的船和一副上好的鱼叉,我就要下令‘追赶’了,即使麻烦,也是值得一捉的!”

“潘克洛夫,”吉丁・史佩莱说,“我很想看看你使用鱼叉。一定很有趣。”

“有趣是有趣,不过是危险的!”工程师说,“现在既然没法逮住它,也就不用操这分心了。”

“我真不明白,”通讯记者说,“这里的纬度相当高了,居然能够看见鲸鱼。”

“怎么,史佩莱先生?”赫伯特答道。“太平洋中英美捕鲸员常说的鲸鱼田就是我们这儿,在新西兰和南美洲中间一带的大洋里,最容易碰到南半球鲸鱼。”

“的确是这样,”潘克洛夫说,“我感到奇怪的是,只看见一条。不过反正我们也近不了它的身,多一些和少一些也是一样。”

潘克洛夫长叹一济南癫痫哪家医院好声,又回去工作了,水手是天生的渔夫,假如钓鱼的乐趣和鱼的大小成正比的话,那么捕鲸员看见一条大鲸鱼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要是仅仅是为了乐趣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总忘不了这个无价之宝会给小队带来的好处,因为鲸油、鲸肉和骨头用处都很大。

这只鲸鱼现在好象不想离开荒岛的海面似的。于是,赫伯特和吉丁・史佩莱在不打猎的时候,纳布在不做饭的时候,总是在“花岗石宫”的窗口或是眺望岗上,拿着望远镜注视着它的一举一动。鲸鱼进入联合湾以后,从颚骨角到爪角,激起了一片急浪,它的身子支持在巨大有力的尾巴上,依靠着尾巴前进,速度每小时将近十二海里。有时候它游到离岸很近的海面来,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这是一只南方的鲸鱼,浑身一片黑,头部比北方鲸鱼稍微扁一些。

他们还看见一股很高的水汽――也许是水――从它的气孔里喷出来;这似乎很奇怪,动物学家和捕鲸员在这一点上意见并不统一。喷出来的究竟是空气还是水呢?一般认为是水汽,在突然遇冷以后,就又化为水滴降落下来了。

这只哺乳动物的出现,简直使居民们朝思暮想、精神恍惚了。特别是潘克洛夫,甚至在工作的时候,他都一直想着它。最后他就象个孩子想要什么东西而得不到似的那样神魂颠倒了。他说梦话也说的这个,假如他有法子去猎捕,而小船又适合入海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追赶的。

可是居民们做不到的事情,一个偶然的机会却成全了他们。5月3日那天,纳布突然在厨房的窗口嚷叫起来,原来鲸鱼在荒岛的海滩上搁浅了。

赫伯特和吉丁・史佩莱正打算出去打猎,听见嚷声就放下了他们的枪。潘克洛夫也扔下了斧头,史密斯和纳布跟伙伴们一起冲向那里去了。

鲸鱼在涨潮的时候,在离“花岗石宫”三英里的遗物角搁了浅,因此,不容易脱身了,可是最好还是抓紧时间,必要的时候切断它的归路。他们手拿着鹤嘴锄和搭钩,经过慈悲河桥,跑下慈悲河的右岸,沿着海滨跑去,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到了这个大家伙附近了;这时候,已经有大群的飞鸟在它的上空盘旋。

“多么大的怪物啊!”纳布喊道。

这声喊叫是非常自然的,因为这只南方鲸长达八十英尺,是一种特大的鲸鱼,它的重量不下十五万斤!

这时候怪物躺在沙滩上一动也不动,虽然还在涨潮,也不挣扎到水里去。

在退潮以后,居民们围绕这个怪物走了一圈。他们立刻明白了鲸鱼不能动弹的原因。

它的左侧插着一根鱼叉,原来它已经死了。

“照这么说,这一带是有捕鲸船的了?”吉丁・史佩莱开口就说。

“为什么呢?”水手问道。

“因为鱼叉还在这里。”

“哎,史佩莱先生,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潘克洛夫答道。“听说鲸鱼可以带着鱼叉走上万英里的路程呢,它甚至可能是在大西洋的北部被打中,而跑到太平洋南部这一带来死,这没有什么稀衡水羊羔疯治疗贵吗奇。”

“可是……”吉丁・史佩莱说。潘克洛夫的话不能使他满意。

“这是完全可能的。”赛勒斯・史密斯说,“我们先来看一看鱼叉吧。捕鲸员可能按照一般的习惯,在自己的鱼叉上刻下船的名字。”

潘克洛夫从鲸鱼身上拔下鱼叉,把上面的字念了出来:

“玛丽亚・史泰拉,葡萄园。”

“一只葡萄园的船!我家乡的船!”他喊道。“玛丽亚・史泰拉,这是一只刮刮叫的捕鲸船!没有错,我对它很熟悉!喂,朋友们,一只葡萄园的船!葡萄园的捕鲸船!”

水手挥舞着鱼叉,激动地重复着这个他所心爱的名字――他的家乡的名字。

玛丽亚・史泰拉号自然不会到这里来索取它所投中的鲸鱼的,因此他们决定趁着鲸鱼没有腐烂以前,把它切开。那群飞鸟跟着这个丰富的点心已经有好几天了,它们想立刻占有它,仿佛一时也不能等待了,因此不得不连续开枪把它们驱散。

这是一只母鲸,居民们获得了大量的鲸奶,博物学家德芬巴赫曾认为它可以代替牛奶,的确,不论是味道、色泽,还是浓度,都和牛奶没有什么区别。

潘克洛夫过去曾在一艘捕鲸船上工作过一个时期,他能够有条有理地领导切肉工作。这一项工作相当艰巨,整整进行了三夭,可是居民们并没有被工作吓住,连吉丁・史佩莱也是如此,正如水手所说的,他最后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遇难英雄”的。

他们首先把鲸油切成厚约二英尺半的方块,然后再分成许多片,每片重约一千斤。他们就在当地用陶土罐熬鲸油,免得在“花岗石宫”搞得腥气冲天。在熬油的过程中,鲸油的重量几乎减少了三分之一。

可是鲸油很多,仅仅从舌头上就得到六千斤,下嘴唇上又得到四千斤。有了它的脂肪,就可以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保证供应硬脂和甘油,此外还有骨头,虽然在“花岗石宫”里不用雨伞和支架,但无疑还是有用的。鲸鱼嘴的上部两边有八百块骨片,弹性很大,是一种纤维组织,边上象巨大的梳子,梳齿长达六英尺,鲸鱼可以用它一口衔住上万的小动物――小鱼和软体动物――来营养自己。

工作完毕了,人人都感到非常满意,他们把剩下来的残骸留在海滩上,飞鸟马上就把它吃得一干二净。这事过后,“花岗石宫”的居民又恢复了他们的日常工作。

在回造船所以前,赛勒斯・史密斯忽然想制造一些玩意儿,他的伙伴们都感到莫大的兴趣。他选了十二块鲸鱼的骨头,把它们切成大小一样的六份,并把顶头都削尖了。

“这个东西,史密斯先生,”赫怕特问道,“做好以后有什么用?”

“可以弄死狼和狐狸,甚至可以弄死豹那样的动物。”工程师回答说。

“是现在吗?”

“不,要到今年冬天,当我们手边有冰块的时候。”

“我不明白。”赫伯特说。

“你以后就会明白的,我的孩子!”工程师云南癫痫研究院说。“这种玩意儿不是我自己发明的,俄属美洲阿留申群岛的猎人常常使用它。就是这些骨头,朋友们,等到天寒结冰的时候,把它们用水浸湿了弯过来,让它们完全冻结成冰,由于冻住了,它们就会保持住弯曲形状,然后在上面涂一层油,把它们扔在雪地里。饥饿的野兽吞下一个这样的食饵会怎么样呢?它胃里的热把冰融化了,骨头立刻弹直,骨尖就会把它的身子刺穿了。”

“好,真是天才的发明!”潘克洛夫说。

“这样还可以节省弹药。”赛勒斯・史密斯接着说。

“这比陷阱强多了!”纳布补充道。

“那我们就等冬天吧!”

“好!等冬天!”

在这期间,造船的工程还在进行着,到月底的时候,铺板的工序完成一半了,已经看得出来它的外形非常美观,适合航行。

潘克洛夫以无比的热情,把全副精力投在工作里,只有身强力壮的人才经得起这样的劳累,他的伙伴们偷偷地在给他准备慰劳品,5月31日,他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欢乐。

那天吃完饭,潘克洛夫正打算离开桌子,只觉得有人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原来是吉丁・史佩莱,只听他说:

“等一会儿,潘克洛夫,别偷偷地溜走!你忘了你餐后的消遣品了。”

“谢谢你,史佩莱先生,”水手答道,“我要去工作了。”

“好,喝一杯咖啡吧,朋友?”

“什么也不要了。”

“那么抽一袋烟,怎么样?”

潘克洛夫跳了起来,当他看见通讯记者把一只装好的烟斗递给他,赫伯特给他送上一块烧红的火炭来的时候,他那忠厚诚实的面庞发白了。

水手想说话,可是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把烟斗夺过来衔在嘴里,点上火,然后使劲地抽了五六口,一缕缕芬芳的蓝烟马上升了起来;只听见他在烟雾中一再兴奋地重复道:

“烟!真是烟!”

“是的,潘克洛夫,”赛勒斯・史密斯说,“而且是很好的烟!”

“啊!我的天!万物的主宰!”水手喊道,“现在我们的岛上什么也不缺了。”

于是潘克洛夫抽了一口又一口。

“是谁找到的?”他终于想起来问道。“一定是你,赫伯特?”

“不,潘克洛夫,是史佩莱先生。”

“史佩莱先生!”水手喊道,他抱着通讯记者,紧紧地把他搂在胸前,挤得他喘不出气来,这种滋味真是通讯记者以前从来也没有尝过的。

“喂,潘克洛夫,”史佩莱终于缓过一口气来说。“饶了我吧。你还应该感谢赫伯特,是他认出这种植物来的,还有赛勒斯,是他烤的;还有纳布,他费尽心机保守我们的秘密。”

“好,朋友们,总有一天我要报答你们的,”水手说,“我们的交情要继续到一辈子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