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No.1 老寄宿生姜茶来了【我们永远不分开】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2 来源:感人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个人要是没了房子,他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到处流浪,另一个是到处寄宿。

我读小学5年级那一年,我那超级倒霉的舅舅做生意失败了,外婆的房子“呼”一下也给他搞没了。然后他打起背包四处漂泊去了,说他流浪也可以,反正是一走了之,扔下外婆不管了。

可怜的外婆,只好打起铺盖,做起了老寄宿生,轮流寄宿小阿姨家还有我家。

小阿姨和都不高兴,本来她们一直在生气,说外婆就是偏心,把房子统统给舅舅,眼里根本没有她们两个女儿嘛。

外婆先住到了小阿姨家,没多久,潇洒的单身女郎开始抱怨外婆越来越像小孩,不懂事,很麻烦。

我家电话里三天两头响起她的惨叫,阿姨从来不管外婆叫妈,而是直呼其名――

“老姜茶用超浓洗衣粉泡衣服,我心爱的‘萧邦丝巾’啊,我超贵的‘萧邦丝巾’啊,给她泡成了烂抹布啊!”

“老姜茶嗑小核桃,把最后一颗门牙给嗑飞啦!我带她去看牙医呀,现在假牙贵死啦,都可以买上一百包小核桃啦!”

“老姜茶半夜哭得要断气,我爬起来一看,她偷喝我的炭烧咖啡睡不着,起来听越剧《宝玉哭灵》解闷。她一见我眼泪汪汪喊:‘林妹妹死啦,555!’555,我也被她吓死啦!”

老姜茶就是我外婆,小目前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新技术阿姨气急败坏,觉得这样不懂事的老妈完全不配叫她妈。

五一节那天,小阿姨迫不及待通知妈妈,赶紧接管老姜茶。

“不是还没到时间吗?”妈妈提醒自家小妹,“我们说好的,上半年你管,下半年我管。”

小阿姨反过来提醒妈妈:“你是我姐,本来老姜茶应该先你管的!”

“上半年有个最短的2月份,所以我本来管的天数就比你多!”妈妈可是高级会计,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

小阿姨甩出最后一招:“公司派我外驻深圳半年,老姜茶又不是行李箱,我走到哪里可以拖到哪里!”

妈妈马上给她出主意:“给老姜茶买个轮椅,你到哪儿就可以推到哪儿!”

“轮椅你快递过来!丝巾和假牙,已经让我破产啦!”小阿姨说完破产,气呼呼挂掉了电话。

妈妈看看,那表情只能用六个字形容,没办法+伤脑筋!

第二天,爸爸开车把我的外婆老姜茶接来了。

老姜茶倒是神气活现的,脖子里系着她的杰作“萧邦丝巾”,丝丝缕缕的成流苏了,风格很“犀利”。她手里还拎着一大瓶可乐,已经喝得七七八八了。

爸爸一进门,就累瘫在沙发上。

原来老姜茶一上车就抱着超大瓶可乐,前半程她咕嘟嘟喝可乐,一神志不清,口吐白沫,要怎么为孩子治疗癫痫病呢?边听咿咿呀呀的越剧唱段,好不快活。

后半程老姜茶抓狂了,先是疯狂打嗝接着更加疯狂找WC,高速公路上哪能说停就停,老姜茶一会儿敲窗一会儿要跳车,爸爸只好变身赛车手,一次次超速驶入中途休息站。

“天价可乐哟!”爸爸抹抹一头汗苦笑,“马上有一叠超速罚款单追来了!”

妈妈尖叫起来,还没接到家呢,老姜茶就把她搞破产了。

没办法,妈妈当场给老姜茶制定了严格的寄宿规矩,不准瞎起劲洗衣服,不准吃小核桃,不准喝咖啡还有可乐,不准一天到晚看碟片,晚上9点以后不准听越剧准时熄灯上床……

我们家里妈妈说了算,老姜茶对她没话可说。

被超速罚单罚怕的爸爸,对老姜茶只有客气加闪躲。

她无所事事,也没有讲话的对象,只能一个人玩着扑克牌接龙。我一放学回家,她就特别开心:“婷宝,回来啦!”就像被父母关了一天的小孩终于迎来了小。

“喔。”我嘴巴吸着珍珠奶茶,胡乱应着,一边胡乱脱了鞋子。

谁说过小姑娘都应该是粉红色的,我觉得自己就是豆沙红的,整天灰扑扑的,很没劲的样子。

尤其那天,我正好处在一股低气压里,因为刚在里莫名其妙惹了一串麻烦。

事情发生在午休的哈尔宾中亚癫痫病医院 “抗癫路上2018”医疗扶贫癫痫救助时候,我好心给前排的金思佳吃巧克力豆,她一边吃得很香,一边说不是M&M的巧克力豆,真难吃,我生气了说金思佳只配吃杂牌的!我们就你一言我一语,一边嘎巴嘎巴吃豆,一边哇啦哇啦争吵,一点都没发现就在不远处。给我记了小过,理由是吵嘴原因是巧克力豆,而巧克力豆是我带来的,学校规定不准带零食的。

老师是什么时代的人啊,难道她不知道,如果连午休都不准吃零食,学校跟监狱又有什么两样?难道她不知道,小孩们吵嘴有时是莫名其妙的?我这么一嘟囔,老师听见了又让我写了600字检讨,还要让妈妈签名。

那个吃了我巧克力的家伙,一抹嘴,却什么事也没有!

我买了珍珠奶茶回家,狠狠嚼着里边的珍珠解气。

“好喝么好喝么好喝么?”老姜茶一连气问了三遍,我只好把奶茶递给了她。

老姜茶嚼着珍珠,腮帮居然像涟漪一样抖动,好Q!我忍不住笑了,她的皮肤松弛了,才有那样的表情吧。

“要死啊,呛到气管里怎么办?”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眼明手快,劈手夺过奶茶。

老姜茶的手僵在半空中,可怜巴巴的。

我赶紧从书包里掏出钥匙圈,一把扯下上边的一个迷糊娃娃,塞到她手里。

娃娃有珍珠色的头发,豆沙红的裙子。“治疗癫痫最好医院她叫小珍珠,”我轻声说,“外婆,送给你!”

晚饭后,我憋着气,用了诗歌体,就是一句一行的形式,好不容易硬挤了600字检讨,拿给妈妈签字。

“什么什么?记过!检讨!”妈妈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虽然我在学校灰不溜秋,可也不惹事,从来没被记过。

妈妈一生气,罚我抄写三遍课外补习的英语课文。

早上,我又拿出检讨书让妈妈签名。

“你抄的东西呢?”

“没抄!”我低声回答。

冤枉的检讨书已经把我憋得要死过去,加上一大堆作业等着我,再抄三遍英语课文,我非得一夜不睡最后含冤而死!

“我的话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妈妈声音猛一下拔高。

“上班去了!”爸爸像听到警报器拉响,赶紧跑出门,逃得像只大。

“你肯定是站在婷宝左耳边说的。”老姜茶忽然跳到我一边,“不是有句话说 ‘左耳进,右耳出’么?”

妈妈眯起眼睛,一道寒光一闪,老姜茶乖乖闭嘴不讲了。

“妈妈,我今天回来补抄好不好?”我求妈妈先把名签了。

“我昨天给过你机会的!”妈妈酷酷地把检讨书一推,甩开我的手,扬长而去。(下边还有喔~)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