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钟小姐有强大护身符,却被迫退出了职场

时间2020-10-21 来源:感人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01

  10年前,钟欣钟小姐从一所南方名校毕业,来到了北京这家权威媒体。那年她25岁,研究生学历,单位的人都在揣度:这姑娘有啥背景!那正是纸媒的黄金期,能以研究生学历应聘到这家新闻单位的,非部里有人可能性很小。

  面对各种传言,钟小姐总是微微一笑:“我什么关系也没有,就是交了狗屎运。”她越是这样,谣言越甚。有人甚至在传小姐连姓都不是真的,可见后台之厉害。

  因为这些谣言,钟小姐被单位的那些前辈格外高看一眼。她人又乖巧,会做人,称得上是八面玲珑。所以,到单位的第二年,钟小姐就成了新人中的佼佼者,做了一个版的牵头。

  和钟小姐一起进单位的,还有一个叫刘潇的女孩。刘潇是借调过来的,人大博士毕业,在高校已做了3年教师。

  俩人年纪相当,也聊得来。刘潇为了能正式调进单位,比钟小姐拼命多了。别人玩的时候,她都在加班。出差,累活,事事抢在前头。更重要的是,还有钟小姐这个职场闺蜜给她指点迷津,告诉她应该靠近哪个领导。所以,一年后,刘潇就如愿正式调进了单位。

  因为刘潇,大家越发认为钟小姐背后有人。俩小姑娘家家的,除非有关系,不然怎么就做成了这么多不可能的事?

  钟小姐不得不得意啊。其实,她真没有什么背景。要说有点关系,那也是钟小姐自己创造的。那年,钟小姐读大四,已经保送研究生的她跟导师去采访一个已退休的老领导。

  老领导一生清廉,深入简出。他一直在中央工作,退休后才回到了家乡。老领导虽然亲切,但话很少,此前学校已派出了几拨人,都很难写出文章来。

  钟小姐出马和别人都不一样,她去了两次,就和老领导的夫人做了朋友。老夫人寂寞,几个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连个唠嗑的人都没有。钟小姐几乎每个周末都去陪她,不但采访出了一篇漂亮的稿子,而且成了老夫人的忘年交。

  于是,因为老夫人,钟小姐渐渐打开了自己的人脉圈子,并辗转腾挪,进京进了这家让人羡慕的单位。实际上,钟小姐走着走着,不断置换圈子,能跻身这家单位和老夫人以及老领导关系已经没有直接关系了。

  钟小姐在同事面前自然不捅破这里面蕴含的东西,包括在刘潇面前。毕竟,不管和刘潇关系再好,也是同事,有些东西,是钟小姐的职场护身符。

哪里能看好癫痫病indent: 0px; margin: 0px 0px 1em;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02

  钟小姐和刘潇属于不同部门,4年后,俩人分别做了两个部门的主任。难得的是,两人在职场上虽然都在历练中变得成熟圆滑了,但彼此开诚布公,相互照应,资源共享,堪称佳话。

  两人关系变得微妙,是从刘潇在单位有了一个敌人开始的。

  敌人叫马强,是单位负责监察的部门主任。马主任其实是刘潇研究生阶段的师哥,比她高两级,俩人不是同一个导师,但在同一个系。

  毕业后,刘潇进了大学做老师,和马主任做了同事。

  按说,师兄妹在同一个单位,应该关系很不错。然而,由于马主任才是真正有关系的人,一进入大学就受到系里的重用,少年得志,越发肆无忌惮,为人也高调跋扈,特别装腔作势。

  刘潇初到单位,听说了马主任后,兴冲冲地马上去拜访。马主任东问西问地打探了一番,教育刘潇说:“咱们同门在学校里很有几个人,但是呢,都不争气。做事不踏实,又爱表现,所以呢,你要是真拿我当师兄,就别给我丢脸。”

  马强当时负责学校系里的课程安排,对刘潇这个小师妹,不但没有照顾,为了显示自己的刚正不阿,格外苛责,还美其名曰“历练”。刘潇刚毕业,阅历浅,性格直,也不懂得迂回。别的老师碍于马主任的关系,都退让三分,刘潇却偏偏迎头赶上。一来二去,俩人成了敌人。

  当初,刘潇就是在大学里坐不下去了,才凭借自己写得一手好文章,逮住机会借调出来了。

  没想到,刘潇刚在新单位站稳脚跟,马主任也调了过来。而且,还是单位要害部门的一把手。刘潇和钟小姐的部门都属于业务部门,虽然她俩都和马主任平级,但后者监管他们。

  所以,马主任从上任那天起,就开始明里暗里针对刘潇。

  03

天津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如果是以前的职场菜鸟,刘潇对马主任这种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惹不起躲得起,退让三舍。

  但是,现在的刘潇却明显不甘心了。一则她的翅膀已经硬了,和过去那个软柿子已今非昔比,二则她在新单位的资历比马主任老,凭什么她退让?三则在刘潇的心目中,她有钟小姐这个同样有背景的闺蜜可以撑腰,起码和马主任打个平手。

  所以,当马主任的斧头砍过来,刘潇就开始奋起反抗了。然而,几个回合下来,刘潇却很明显占了下风:人家马主任每次发难,都是因为监察工作,打着公对公的旗号。作为被监管对象,每个部门积极配合尚且不及,公然反抗者不是有情绪有猫腻吗?有几次,闹到领导面前去,挨批的也是刘潇。有了这种交锋,马主任越发针对刘潇,她的日子更难过了。

  刘潇郁闷之极,在钟小姐面前抱怨的最多。她迫切想得到钟小姐的帮助,需要她为自己出谋划策,指点迷津:“太气人了。马强就是公报私仇,我该怎么办?”

  作为局外人,钟小姐说得十分客观:“你一定不要想多了,都是为了工作。即便是马强真的针对你,你也得接受现实。我建议你积极去沟通,把这个梁子解开。”

  刘潇腾地一下眼圈红了,眼泪噗噗而下。那段日子,她受尽委屈,无论多么难,都没有让眼泪掉下来,是因为面对的是马主任那样的敌人不能示弱。可是,面对朋友时,她需要的是无条件的支持,而不是无关痛痒的分析和说教。

  见刘潇哭了,钟小姐还举重若轻地取笑她:“这有什么呀!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工作嘛,不能影响自己的生活。等你过了这段时间再回头看,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屁事。”

  那天,钟小姐请刘潇吃了一顿大餐,还买了一个包送给她,安慰她。然而,刘潇却觉得俩人从来没有那么远过,两个人第一次有了隔阂。

  04

  钟小姐很聪明,她知道刘潇在向自己求助。作为朋友,她也很想帮刘潇。无奈,钟小姐自己清楚自己的底细。她根本没有刘潇所想的靠山,护身符是假的,哪里敢得罪马主任。

  所以,此后,马主任和刘潇你来我往,摩擦不断。马主任跋扈惯了,刘潇越是不服,他越是想让她低头。然而,毕竟是单位,各种关系在制衡,马主任始终没有找到彻底摆平刘潇的突破口。

  即便是这样,刘潇已然困难重重,再度生了要调走的念头。面对好友的困境,钟小姐也无能为力,只能尽可能地安抚刘潇,化解她的心结说:“你还能调到哪里去?你这个时候走了,岂不是更如了马强的意?”

癫痫病武汉哪家医院好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刘潇沉默了,单位确实还不错,如果为了马强就放弃大好前程,代价也确实太大了。

  就在刘潇东奔西突之时,不久,单位风传要提拔一个编委,钟小姐和刘潇都在候选人之列。据传选拔标准除了业绩,一个重要数据就来自马主任的监察报告。

  得知这个消息,刘潇十分沮丧,对钟小姐说:“只要马强在,我是没指望了。你要全力争取,我支持你。”

  钟小姐自己也志在必得,因为在年轻主任中,只有刘潇能和她相提并论。现在刘潇基本被排除了,那她就是不二人选。

  05

  没想到,刘潇的转机居然来了。

  原来,马主任和刘潇的明争暗斗,毕竟比较隐晦,单位也没有人干涉。在钟小姐面临提拔机会时,马强也要在业内组织一个监察巡回学习,为期3个月。按照惯例,他的宣传工作归刘潇的部门管。刘潇作为业内大咖,这类性质的专访也是由她本人负责。

  确定这个消息的晚上,刘潇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台阶,如果操作好了,也许能缓解自己和马主任的关系。斗了这么久,刘潇的心气早就耗得没多少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刘潇想得那么简单。

  这个台阶,刘潇想站上去,马主任却偏偏不给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机会。

  在一次例行公事、对钟小姐的部门进行监察时,马强发现了几个问题。他一下觉得机会来了:在和刘潇的交锋中,马强早就知道钟小姐是刘潇的同盟军,如果把钟小姐拉过来,那对刘潇的打击不言而喻。

  06

  职场上,有的时候就是这样邪性。越是人际关系复杂的单位,越是有马主任这样任性的对手。

西安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多少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马主任直接找到钟小姐:“你部门的问题可大可小,就看你的态度了。”钟小姐是多么聪明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当然明白了其中厉害。

  马主任的要求很简单:由钟小姐的部门取代刘潇的部门,配合他做宣传。

  钟小姐倒吸一口凉气,这等于让她在刘潇和马主任之间做选择。如果她顺从,那就失去了刘潇。如果拒绝,以马主任的性情,自己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在利益和职场友谊面前,钟小姐选择了前者。

  3个月后,在马主任的宣传工作结尾时,刘潇调到了一家地方小媒体做副总编辑。此前,她没有和钟小姐透露半点风声,从此,也没有再和原单位的人有联系。

  07

  钟小姐如愿以偿做了单位最年轻的编委,马主任比她升职更快,几年后就做了单位的副总编辑,成为了马总。作为曾经的实力派,一向不站队的钟小姐也被别人划归在了马总的队列之中去了。关于她有强大护身符的传言被打破了。

  后来,纸媒开始下滑,单位改制成为了集团公司。马总一路高歌,成了集团的二号人物。钟欣做了集团公司下面的一家报纸副总编辑,被派去搞融媒体。由于各种原因,她经手的好几个项目都不死不活,她的职场生涯单位也就此黯然失色。

  与钟小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刘潇在那家地方媒体做了总编辑,她做的融媒体闯出了一条独特的路子,逆势上涨,成为了业内新星。

  大概一年前,马总因经济问题被纪委调查,钟小姐虽然没有牵扯其中,却不得不离开了职场。理由特别有戏剧性:单位和刘潇的单位组建了新的公司,刘潇是负责人。据说,刘潇面对钟小姐的离职,多方挽留过。钟小姐却意兴阑珊,她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就去旅行写书去。

  08

  新公司现在做得如火如荼。

  偶尔,钟小姐也会想,如果当年自己拒绝了马主任会怎么样?偶尔还会不甘:很多人面临选择时,都和自己一样啊,怎么她就这么倒霉,现世报呢?如果自己不走,刘潇会不计前嫌吗?但她很快就苦笑了:职场哪里有回头路?苍天又饶过谁?还是往前走吧!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纵论底线
  • 下一篇:细品古诗词里的夕阳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