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荏苒时光,跌碎脸庞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感人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荏苒时光.

一、

想写下一个/

我想写一个故事,于是构思、冥想、布局、,可是过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头绪,苦思无果之后意识到与其写别人的故事 为什么不写写呢,后来发现自己并没有好写的,因为我过着自己不喜欢的,虽然这种生活在别人眼里是的,但我的生活的确是毫无向上张力,甚至一度以为我的才华和灵感会被这种日子逐渐磨灭。

这是一个简单的清晨,还同往常一样,没有勇气开始这一天,是的,我翘了大一第一学期最后一节解剖课,很多人都问我最后一节课老师划重点你为什么不去?我说,既然是划重点谁画都是画,就这样,我开始了这浑浑噩噩的一天。

不知道是受什么启发 我想写书,写一本属于自己的玄幻书,我想把自己脑海中的世界以的形式呈现给世人,不管出于怎样的目的,这是我想做到的,虽然我现在的能力和文采还不足以将这么庞大的世界跃然纸上,但我有这个目标,并且会为之努力。( 网:www.sanwen.net )

没错,就是这样,我想写书。

二、

我只是我/

不知道此刻一个人正在寝室敲字的我是怎样的,寝室只剩我一个人,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我的寝室是这样子的,为什么在书中的室友会那么的好,也许这只是开始,不过这个开始还真是不太妙啊,我以为我是个乐活派的人,甚至可以把积极的情绪传染给身边的人,不过貌似骨子里的自己并不是这样的,我更享受一个人在深写着属于自己的故事,这才是我。

关于顿悟/

学校的有开化的迹象,不过路面还是很滑,整个天我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摔倒不要摔倒,这句话在我摔倒在寝室门口的时候终于应验了,可见话不要说太多物极必反啊。

前天看见西瓜换了个新签名:不要潇洒了自己,苦了。

我真湖北癫痫医院选哪家专业是有种甚为欣慰的感觉,从来没想过当初那个会脸红的男生感情会如此细腻,更没想到这小子在大家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就找了女友,按照他的描述是忠厚老实,安安静静,喜欢他跟着他,不贪图他的长相、不在乎他有没有钱... ...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按照我作为标准找的女友,因为和我都不怎么搭边啊,哈,还是能恭喜他找到了个那么优秀的吧,希望你们能一起去看烟台的海,吹宁的风。

如果一个人连最起码的羁绊都没有,那就是时候该思考自己如何存在了。我在网络上找到了我六七年未见的儿时,我想那个岛屿给我的羁绊大概就是这样,在接起他们的电话时浓厚的口音听得我差点没流泪,究竟是怎样的震撼,就连自己都不得而知。

四、

承载祝福的镜头/

关于、盗。

我想每个人的都有过盗梦空间里面经历,关于梦,关于梦中梦。

会不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其实是换了一个梦而已,如果真的有那个梦,你是否愿意倾尽一生去铸造它,筑造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然后活在那个世界里面,明知是个梦还是愿意活在自己的梦中。我想说,我愿意,我愿意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一觉不起,我愿意用漫长的须臾去构造自己的世界,我愿意和我的人在那个世界里耗尽一切,我愿意,我都愿意,我愿意用意志去控制一切,尽管我并不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如果要,我一定会把梦做的很大。

关于,入殓师。

我准备好心跳却没准备好纸巾。

我从来没想过这样一个带有恐怖色彩名称的电影竟然会是这样,在通片大提琴伴奏的背景下,我看完了这个充满温情和神圣的电影。

入殓,往生者,通往的路上。

在大提琴悠扬的乐曲中,一个入殓师的故事以大悟的身份出现了,他的,妻子,师傅,无论是谁,都在他的中扮演了那个守护者,带着她慢慢行走在路上,妻子对大悟的误解,大悟对父亲的误解,都在大悟逐渐进入入殓师这一角色的过程中被化解,不可否认的是,入殓师是一项充满神圣与光辉的癫痫病怎样治职业,它圣洁不容侵犯。

故事中间,在澡堂老板娘尸体躺在那的时候没有任何配乐,只是简单的一句,就已然打湿我的眼眶。而在故事的结尾,大悟在擦拭父亲遗体的时候,父亲手里象征的石头滑落,那一刻,我止不住汹涌的泪水,我是感性的人,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或许在平时被过多的掩饰,但我知道,那个因为一个煽情的镜头会落泪的我是最真实的。

关于,夜访吸血鬼。

如果让你变成吸血鬼,让你看不见日出,但同时给你无尽的寿命,你会选择成为吸血鬼吗?

是的,我会。

我就是这样一个很惜命的人,哪怕是让我吸人血我也会选择地活在世上,我恋世,还有我没看过的风景,还有我爱着的人。我想和我爱的人一起去到那些我没走过的地方,我会完成一场轰轰烈烈的,然后和他长相厮守,当然他是凡人,他死后我会爱上另外一个人,如此反复,是的,我很花心,我长情也常情。也许中途我会因为各种原因承受不了巨大的空洞感和失落感,周围的人都在随着自然的规律生老病死,而我的世界永远定格在十九岁,不,我不会难过,但我有预感我一定会。漫长的须臾我将如何一一踏过... ...

生活给了我一双明亮的小眼睛,我用它看书,看电脑,看手机。可惜没人教我怎么看人,以至于我以为自己处在近视的阶段,后来的体检证明了这一点,我俩眼都是1.5的,视力在我的百般摧残下出奇好,可惜我还是看不清楚人,散不开的浓雾太沉重,沉重到自己都不想去看清,费神费力,何必呢。

五、

还是/

这是我听过最能抚慰人心的轻音乐,几个音符很简单的节奏,却能让我感到莫名的安心,不需要朋克摇滚哥特式,这样简单的节奏正是我想要的。阳光被窗帘锁在窗外,我需要黑暗就像吸血鬼一样,或者说我更喜欢活在自己的小空间里,不想自己细小的情绪变化被别人捕捉到,我像铠甲勇士一样精心武装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然后,我就难过了。

六、

而已/湖北那里看癫痫病医院好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凌乱的梦中梦,梦里我害怕自己一个在黑暗的寝室,梦里的我告诉梦里的我说你不是一直喜欢这样吗?梦里的我说;对啊,后来梦里的我睡着了,做了一个恐怖的梦,梦里的我梦见了梦里的我在黑暗中苏醒了,寝室还是黑的,黑得让人窒息,梦里的我在梦里很害怕,甚至不敢把手伸到床外,她害怕突然有人碰到她。结果梦里的我在梦中竟然梦见黑暗的寝室其实是有人的,那个人说她在看电脑吃东西,只是怕打扰你才没出声,梦里的我在梦中特别开心,然后她欣喜地下床想要拥抱那个让她感觉温暖的人,结果下去才发现,一切只是幻觉,她害怕,没有勇气再回到床上了,她躲在墙角把脸埋到腿里,让自己和黑暗融为一体,梦里的我在梦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梦里的我在梦中很害怕,于是就摇醒梦中的我,梦中的我醒了,黑暗,还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她意识到这些黑暗是可以改变的,于是下床拉开窗帘,她傻眼了,外面还是黑的,一眼望不到边,原来,这还是梦境... ...是梦境么?梦里的我问自己,然后打开了卧室的灯,啪啪啪、回应她的只有黑暗中回荡的苍白回声。梦里的我,拿起手机看了下,刚好十二点十分,算了,还是上床吧,习惯性地看看新闻,刷刷空间,再一次的倦意又席卷全身,梦里的我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习惯看下时间,十二点十分,哦,原来还没七点半,还是可以睡觉的啊,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上次看时间也是十二点十分,天呀,她注视着屏幕熟了六十个数然后又数了六十个数,还是十二点十分,这是做梦,没错一定是做梦,她反复安慰着自己,周边的黑暗的窒息感席卷全身,不知过了多久她又醒了,一看手机还是十二点十分,巨大的恐惧感在这个黑暗的屋子里蔓延开来,像极了一个嗜血的鬼魅...迫切地想清醒却愈发无法抽离,混沌,苍茫,寂静,整个空间充斥着让人窒息的恐怖。

忘了多久忘了什么时间,梦里的我就在那样的异度空间里揣度着,没有方向没有温度,如果每次的意外都会有贵人出现那么这个世上该少了多少的不幸,不幸的是我就是那种不幸的人,我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也忘了是怎样的结局。最后的最后,我醒了,怎么治疗癫痫好呢伴随着潮湿的脸庞以及,早已模糊的双眼,不出所料,寝室是黑的,我拿着手机踉跄地下床,拉开了窗帘,还好,对面研究生公寓很多灯都是亮着的,我笑了,是怎样的释怀与安心能让我在经历那样的梦境之后还能笑的那样开怀,依稀的灯光,路灯下的情侣,寝室的嬉笑怒骂,仿佛都与我无关,但仍在我心里划下一道弧线。梦醒了,稀薄的灯光,真实的存在,那一刻,这一切对我来说如此重要。

后来,我还是没有开灯,我打开电脑敲下了这些文字,以至于后半夜的自己是不是觉得毛骨悚然,那样的梦,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于是,我选择在看电影的途中睡着了,还同往常一样电脑开了一夜直到关机,而我再次得了颈椎病。

七、

没有太阳/

没有看见今天的太阳,是不是很多的习以为常总会被自己淡忘。

我从电影里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十二点,如果没有那两个电话也许我会睡到下午,我那是很有可能的。

泡面,还是泡面,也许大学必备的杀手锏之一就是泡面了,想来我已经有两周没有去吃食堂的饭菜,每天早晨只是慌忙跑去食堂买个豆浆就往教学楼跑,比起室友的勤奋,我倒像是个大学的寄生虫。

早饭加午饭仍旧是泡面,晚上实在吃不下泡面了,于是顶着没有洗的头和脸走到一公寓买砂锅,我知道那时的我是怎样的沧桑,我特意抄小道一路低头,生怕别人认出来,卖完砂锅去超市买泡面,没错,我要准备好第二天的粮食以免自己饿死在寝室,该怎样形容那种巧合,我勒个去,就那么一小会,刚要走到超市抬头就看见西瓜那副复杂的表情,我说,这也太巧了,然后就是内心无奈的苦笑,然后的然后,我希望他没认出我... ...

八、

我不美,不白,不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只想做我喜欢的事 爱我想爱的人。

我是TX,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PS:有一种故事的结局叫未完待续,我的精彩还未谢幕。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