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远去的蛙声] 时光荏苒,伴随着疫情的阴霾渐渐散去,火红的夏日如期而至。“绿…

时间2021-08-28 来源:感人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时光荏苒,伴随着疫情的阴霾渐渐散去,火红的日如期而至。“绿树阴浓长,楼台倒影入池塘”,四季之中,我特别钟情于,我喜欢夏日绿树的葳蕤,夏花的璀璨,池塘里的蛙鸣,夏日里的让我痴迷,夏日里的大自然让我陶醉。可惜进城以后,我虽然依旧能看到夏日的花红柳绿,但蛙声却逐渐远去了。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我的老家在辽河北岸,是一个溪水潺潺,绿树环绕的美丽小村庄。村东头有一望无际的稻田和大片的湿地草甸子。天来了,沟渠里,池塘里,溪水里,湿地中时时传来阵阵蛙鸣。辽北的非常短暂,不知不觉中夏深了,蛙声更浓了。

每逢晴明的夏,蛙声便打破了夜里的寂静,仿佛寺庙里的钟声。这一奇妙的乡间音乐之声,却从来没有惊扰村民的酣,反倒成了甜催眠曲,让村民们睡得十分香甜,甚至一觉到天明。“蛙声篱落下,草色户庭间”,蛙声成了老家夏日的独特风景,蛙声也逐渐镶嵌在我的深处。可以说我是听着蛙声长大的,青蛙的蛙鸣、蛐蛐的啾啾,燕子的呢喃,麻雀的喳喳,都成了我熟识的乡音,成了我魂牵梦萦的乡音。几十年了,住在楼里,晚上在睡梦中我依然能梦见那亲切的乡音。

记得每年贵阳癫痫哪里治的好过后,沟渠、池塘里的冰逐渐融化了,春水涣涣的时候,沟渠、池塘里的青蛙也开始大声呱呱鸣叫,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来临了,们,你们开始插秧吧。春过后的黄昏,也是青蛙们集体合唱的时候,“何处最添诗兴客,黄昏烟雨乱蛙声”,可惜忙碌了一天的村民,没有被蛙声触发诗情,因为这蛙声耳熟能详了。在皓月当空的,远处蛙声阵阵,似在击鼓,近处知了声声不息,似在弹琴。柳树下聚集很多老人和小孩,老人在谈论着年景收成,们在追逐嬉闹;当然有时候,孩子们也静静地听着老人所讲的古老,青蛙在奏乐,蟋蟀在弹琴。

“薄暮蛙声连晓闹,今年田稻十分秋”,在辽北稻花飘香的初秋时节,蛙声就逐渐减弱了,而且慢慢远去了,不像在,“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村民们喜青蛙,喜欢它们的叫声,也许是因为青蛙能吃掉稻田里的害虫。小时候,稻田里几乎不喷洒农药,因此青蛙更显得重要,它们是农民的好朋友,青蛙是稻田里害虫的天敌,而且青蛙还是活雷锋,不计报酬,不辞辛苦,不求回报。

自从农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以后,为了追求产量,村民们开始大量地使用化肥和农药,加之大片的湿地荒漠也被开垦成了稻田,青蛙便逐渐失去了栖息的家癫痫会萎缩吗园,数量也急剧减少,成片的蛙声便没有了,偶尔听到几声蛙鸣,叫声里似乎充满了无限的哀怨和无奈。各家各户的稻田产量逐渐提高,但芦苇荡里的天鹅、白鹭、野鸭等却都飞走了,没了踪影;就连沟渠、池塘里的鱼儿、青蛙也销声匿迹了。远去的蛙声,让人感到遗憾,乡村原有的一道风景就这样渐渐消失了。原本人们的朋友青蛙逐渐被农药取代了。大学毕业后,我也很快离开了老家,耳畔的蛙声自然也渐行渐远了。( 网:www.sanwen.net )

2002年进城以后,每到夏天,我依然能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木,五颜六色的夏花,但耳畔却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青蛙叫声,心里总是隐隐约约感觉缺少点什么,我很从前老家的那片蛙声。

2010年我举家搬到了凡河水城。我们学校后边有一条长长的水沟,往北是一望无边的稻田。夏季沟渠里长满了茂盛的香蒲、芦苇、椒草等,水中有很多鱼儿,只是没有看到青蛙,当然也没有听见蛙声。每当我驻足远眺那片绿油油的稻田时,总想听到蛙鸣,哪怕只是几声,我也会惊喜万分的。可惜我这吉林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个小小的心愿并没有实现,只闻见了稻花的馨香,却没有听见蛙声,心里遗憾总是有的。

一年夏初之际,我和年部师生一起去莲花湖游览,在碧波荡漾的莲花湖里,我看见了亭亭玉立的,一片片茂密的香蒲、芦苇,湖面上还有十几只乖巧的野鸭在嬉戏,我兴奋极了,因为眼前美景让我仿佛回到儿时的老家,又看到了老家那片神秘的芦苇荡。就在我陶醉莲花湖的美景时,忽然听见荷叶间传来几声蛙鸣,顺着声音,我寻觅着青蛙的踪影,可惜我只看到了荷叶的晃动泛起的绿波,并没有看见我非常的青蛙身影。但我并有失望,而是心旷神怡,因为我真真切切地听见了久违的蛙声,那也是我心里珍藏的之音。远去的蛙声又重现了,我怎能不激动不已,欣喜若狂呢!蜗居在城里已经太久了,而立之年进城,时光蹉跎了迷惑之年,无情的又把我领到了天命的河流。人老总爱怀旧事,也许是人之常情。人无论离开多久,多远,家乡的那景那人那事都不会轻易忘却。

今天二姐从老家来,她说忙完了插秧才挤出来看。我知道二姐在农村一直很忙,因为疫情原因,从春节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来我家了,母亲也一直在念叨着二姐。在我们谈话的间隙,我猛然插进一句话:“二姐,老家的沟治疗羊癫疯的偏方渠里还能听见蛙声吗?”二姐吃惊地望着我说:“现在稻田里全撒化肥和农药,哪还有青蛙啊!青蛙早就没有了!怎么还会有蛙声,”从与二姐交谈里,我知道现在稻田基本是机械化了,因为喷洒了有效农药,如今不用薅稻子了,种地轻俏多了。多么可悲的生灵啊!化肥、农药成了残忍的刽子手,难道就这样永远听不到蛙声了吗?二姐见我有些,也许是宽慰我说,“我路过辽河的时候,听见青蛙的叫声了,辽河里没有农药、化肥,会有很多青蛙。”儿时老家沟渠、池塘里到处是青蛙,如今竟然成了稀罕物,怪哉!

夏日依然火热,夏风依然和煦,夏花依然绚烂,我很幸运,因为我在凡河水城还能闻到荷花的芳香。新区的莲花湿地如今已成了人们旅游休闲的胜地,在那里人们能领略到大自然的原始风貌,还能让久居城里的人们看到农村田野的旖旎风光,偶尔听见蛙鸣,还可以抚慰一下和我一样思乡人们的。

不知什么时候,远去的蛙声还能成为夏季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但愿“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还能重现。大自然里的有些可爱生灵,我们应该学会保护它,善待它,让它们成为人类永远的朋友。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